搜索

小学(“旧学校”)

距主广场 400 米
加瓦洛霍里:徒步之旅
小学(“旧学校”),Gavalochori。 Luka Tica,Gavalochori 基金会
小学(“旧学校”),Gavalochori。 Luka Tica,Gavalochori 基金会
小学(“旧学校”),Gavalochori。 Luka Tica,Gavalochori 基金会
查看全部当地的景点
在图像上单击一次以打开幻灯片放映

从民俗博物馆(The Folklore Museum)和圣塞尔吉乌斯和巴克斯教堂(the Church of Saints Sergius and Bacchus)往西走,经过右手边的松树林,然后向平缓的山坡前进, 您会来到一栋淡黄色的建筑,旁边有宽阔的人行道以及供篮球运动的一块篮板和一个篮筐 。虽然这座老建筑如今有些黯然失色,但它曾经是加瓦洛霍里的“皇冠上的明珠”——加瓦 洛霍里小学。这座小学主要由当地的居民组织修建并于1913年完工的。如今,这里不再 是教学场所,偶尔举行会议和筹款活动,也用来存放音乐会和其他社区庆祝活动的椅子和 器材。 

从民俗博物馆(The Folklore Museum)和圣塞尔吉乌斯和巴克斯教堂(the Church of Saints Sergius and Bacchus)往西走,经过右手边的松树林,然后向平缓的山坡前进, 您会来到一栋淡黄色的建筑,旁边有宽阔的人行道以及供篮球运动的一块篮板和一个篮筐 。虽然这座老建筑如今有些黯然失色,但它曾经是加瓦洛霍里的“皇冠上的明珠”——加瓦 洛霍里小学。这座小学主要由当地的居民组织修建并于1913年完工的。如今,这里不再 是教学场所,偶尔举行会议和筹款活动,也用来存放音乐会和其他社区庆祝活动的椅子和 器材。

这所学校不仅招收加瓦洛霍里的孩子们,也招收来自附近村子杜利亚纳(Douliania)、 阿基奥斯•帕夫洛斯(Agios Pavlos)、阿斯普罗(Aspro)、科普拉纳(Koprana)、阿 基奥斯•瓦西里奥斯(Agios Vasileios)、普拉卡(Plaka)和坎皮亚(Kampia)的孩子 。由于学生人数不断增加,而村里没有建筑可以容纳所有学生,村民们决定建造一所新学 校。 

组织修建这所新学校的是“加瓦洛霍里进步协会”。该协会于1910年在伊曼纽尔·帕帕达基 斯(Emmanuel Papadakis)律师提供的法律援助下成立,共有350名创始成员,他们每 人缴纳了1德拉克马作为入会费和每月的会费。该协会的宗旨是:

  • 促进加瓦洛霍里及周边村庄居民的社会和精神发展,支持并开展一切有助于整体文化和进步的工作
  • 协会成员为更好的服务大众,参与到国家应急事件
  • 维护一个图书馆,以便协会成员能够阅读有用的书籍
  • 建立并维护一个射击场,供会员进行射击训练

1910年8月29日,经协会成员投票一致同意扩大其宗旨,其中包括建造一所新学校。他们 选中了他们心目中村里最健康的地方,因为那里阳关明媚,通风良好。早些时候,这儿曾 经是一个古老的土耳其墓地。在那次会议上,成员们一致同意分步完成学校建设,具体如 下:

  • 举办一系列彩票抽奖活动,所获收益用于学校建设
  • 开展筹款活动以募集建校资金
  • 建造一个石灰窑,生产砂浆,用于粘合建校要用的石头
  • 选定采石场,开采建校所需的石头
  • 授权协会主席伊曼纽尔·帕帕达基斯安排工程师制定建设计划,并寻找伐木、建造石 灰窑和运输沙子的工人 

1910年10月3日,建校计划获得批准,协会成员统计了从彩票活动中获得的收益,共计 1401.3德拉克马。 

1910年11月4日,在神父为学校选址祝圣(类似于佛教的开光)后,加瓦洛霍里的村民们便动工了。他们先用船将屋顶要用的瓦片和木材运到卡莱维斯(Kalyves),然后再转运到村里。经过一年的连续施工,完成了包括地板和屋顶在内的基本结构,尽管完全建好的只有两个房间。这个两间房的学校于1911年9月正式启用。由于校舍不足,一些学生仍在旧学校上课。 

学校于1913年9月竣工,有六间教室、一间办公室、一间工作坊、两条走廊、两个地下室、一个水箱、两个卫生间、一个体育馆和一个种满各种果树的花园。新学校建成后,旧校舍被拆除,成为广场,就在圣塞尔吉乌斯和巴克斯教堂外面。从旧校舍上拆除的材料有些用于继续完善新校舍,有些用来修建教堂周围的围栏。 

用于购买课桌、椅子、地图、书籍、教学材料、杂志和宗教圣像的资金来自各种渠道。1914年,为了资助学校,对村民生产的肉类、角豆、橄榄油、小麦和其他农产品征税。其他资金来自居民和各种筹款活动的捐款,包括射击比赛。学校花园里种植的土豆也被出售,为学校运作筹集资金。 

1914年11月2日,学校举行落成典礼。上午10:00,教堂的钟声响起,邀请村民参加典礼 。参加典礼的还有来自村外的教育主管、法官、市长、神父、教师和银行员工。在演讲和 奏唱国歌之后,村里举办了宴会,人们向老师、学生和“加瓦洛霍里进步协会”的成员们敬 酒。伴着传统乐器里拉(lyra,拨弦乐器)和鲁特琴(laouto,弦乐器,形似乌德琴)的 乐声,庆祝活动一直持续到深夜。 

瓦西里奥斯·弗罗尼马基斯(Vasileios Fronimakis)在20世纪初就读于这所学校,他描述 了学校里的一些规矩,从而帮助后世大致了解当时的教育体系。铃声一响,学生需要回到 自己的教室并在老师指定的座位就坐。他们需要坐在前桌同学的正后方,并且他们的头要 看齐前桌的后脑勺。当老师走进教室时,学生们都要站起来。此时,老师会请一位同学说 :“你,来这里祷告。” 然后,这位学生就会走到老师的椅子前,面向东方,开始大声祈 祷。当老师讲课时,学生们需要昂首挺胸,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老师,双手放在课桌上,五 指并拢。当老师请同学们背课文时,学生要站起来声情并茂地背诵。学生不得提问或者与 老师进行讨论。

学校是其他乡村生活的中心。例如:在标志着四旬期(从圣灰日至复活节前一日,共40 天)开始的“清洁星期一”,孩子们会为村里在复活节前的星期六晚上举行的仪式收集木材 。该仪式上,人们会在圣塞尔吉乌斯和巴克斯教堂外烧毁犹大像。学生们为篝火收集木材 ,切割木头制作犹大像。孩子们分成两组(按照村里的两个教区),比赛哪一组做的犹大 最好。随着两组孩子的竞争越来越强,结果往往会发展成学生之间的斗殴。

1942年至1945年的二战期间,学校被占领克里特岛的德国人和意大利人用作军营,教室 则改在了圣塞尔吉乌斯和巴克斯教堂、玛丽圣诞教堂(the Church of the Nativity of Mary)以及附近的三座房屋。当德意联军离开学校时,学校的屋顶、地板、门、浴室、 体育馆和花园已被彻底摧毁,地图和装饰圣象等大部分教学资料也遭损坏。为了筹集资金 重建学校,瓦西里奥斯·弗罗尼马基斯和学校的教师们一起致信当时居住在美国的前加瓦 洛霍里居民。信中写道:

亲爱的乡亲们,

就如整个希腊一样,这场战争给我们加瓦洛霍里居民带来了灾难性打击,受损严重 。我们铭记你们为每天给我们寄钱和包裹​​做出的巨大努力及其给我们带来的巨 大帮助。

值此困难之际,我们有幸能够向你们,我们伟大的保护者,寻求帮助。但不是像你们的亲戚那样寻求数不胜数的包裹以便能从财务上恢复,而是帮助我们希腊新一代的孩子们提升道德、振奋精神。他们多次遭受战争蹂躏,无辜地为成年人犯下的错误买单。

众所周知,征服者的洗劫带来的灾难短期内难以消除。其中之一就是我们杰出的小学被彻底摧毁了,你们曾为建造它做出巨大贡献。这是我们所在地区最好的学校,拥有漂亮的教室、宽敞的实验室和令人羡慕的大花园。

由于几乎有一半的建筑被摧毁,学校被废弃,门窗都已不复存在。由于占领军的驻 扎,校园里的地板也被破坏。看到学校残存的美,老师和村民们渴望重建它。然而 我们缺乏重建所需的大量资金。由于材料价格昂贵,光靠个人努力是不可能的。

德国人没有留下任何东西可用于修缮。我们的政府也被毁了,尽管伤痕累累,但还是拨出30万德拉克马修缮资金,也就是60美元,勉强够买一扇窗户。我们只谈修缮(不敢奢望重建),且只能靠海外村民的帮助和筹款。 

乡亲们,请大家相互转告此事,我们相信我们的呼吁会在所有村民心中产生共鸣。我们——从这场大灾难的废墟中走出来的孩子和大人——将希望寄托于你们。

赠人玫瑰,留有余香,捐款体现了你们的高尚,这种道德上的满足感将永远伴随您,因为这是神圣而敬虔的行为。如果您想捐款,请通知学校。

请收下全体村民最真挚的爱意和感激之情并传达给海外的所有乡亲们。 

(摘自瓦西里奥斯•弗罗尼马基斯(Vasileios Fronimakis)《传统的加瓦洛霍里》第17页,英文版第25页)

身居美国的加瓦洛霍里人对此积极响应,他们不仅为学校捐款,还提供了衣服、鞋子和学习用品。校长阿纳斯塔西娅•帕萨达基 (Anastasia Partsadaki)策划了学校的重建工作,学生家长和其他村民共同参与了学校的重建。学生们也为学校的建设和维护做出了贡献。1945年或1946年,由伊曼纽尔•奇拉达基斯(Emmanuel Chiladakis)带领的校工小组清理了校舍和花园,并重新粉刷了学校的整个外墙。学校的第二个重大改进发生在1964年,那年学校通电了。 

当加瓦洛霍里的儿童人数减少到无法再为他们维持一所学校时,便关闭了这所小学。村里的孩子随后开始乘坐巴士前往邻村瓦莫斯(Vamos)上学。关于如何利用学校建筑继续活跃村庄的生活,人们提出了各种建议。无论接下来它有何用途,学校在村庄发展的历史中扮演的核心角色永远不会被遗忘。回顾他在学校的经历,伊曼纽尔•沃里纳基(Emmanuel Vorinaki)说:“这所学校开阔了我们的眼界,拓宽了我们的思维。在这座学校里,我们最感激的老师们努力将我们塑造成有道德、有教养的人。在过去的九十至一百年内,任何一个取得显著成就的村民,无论是在专业的科学领域还是在社会上,都归功于在这所学校受到的教育给他们播下的种子,使得他们具有人性,有别于野兽。” (摘自伊曼纽尔•沃里纳基《阿波科罗纳斯市加瓦洛霍里村:身份》(Gavalochori, Apokoronas: Its Identity)第107页,英文版第69页)

从民俗博物馆(The Folklore Museum)和圣塞尔吉乌斯和巴克斯教堂(the Church of Saints Sergius and Bacchus)往西走,经过右手边的松树林,然后向平缓的山坡前进, 您会来到一栋淡黄色的建筑,旁边有宽阔的人行道以及供篮球运动的一块篮板和一个篮筐 。虽然这座老建筑如今有些黯然失色,但它曾经是加瓦洛霍里的“皇冠上的明珠”——加瓦 洛霍里小学。这座小学主要由当地的居民组织修建并于1913年完工的。如今,这里不再 是教学场所,偶尔举行会议和筹款活动,也用来存放音乐会和其他社区庆祝活动的椅子和 器材。 

从民俗博物馆(The Folklore Museum)和圣塞尔吉乌斯和巴克斯教堂(the Church of Saints Sergius and Bacchus)往西走,经过右手边的松树林,然后向平缓的山坡前进, 您会来到一栋淡黄色的建筑,旁边有宽阔的人行道以及供篮球运动的一块篮板和一个篮筐 。虽然这座老建筑如今有些黯然失色,但它曾经是加瓦洛霍里的“皇冠上的明珠”——加瓦 洛霍里小学。这座小学主要由当地的居民组织修建并于1913年完工的。如今,这里不再 是教学场所,偶尔举行会议和筹款活动,也用来存放音乐会和其他社区庆祝活动的椅子和 器材。

这所学校不仅招收加瓦洛霍里的孩子们,也招收来自附近村子杜利亚纳(Douliania)、 阿基奥斯•帕夫洛斯(Agios Pavlos)、阿斯普罗(Aspro)、科普拉纳(Koprana)、阿 基奥斯•瓦西里奥斯(Agios Vasileios)、普拉卡(Plaka)和坎皮亚(Kampia)的孩子 。由于学生人数不断增加,而村里没有建筑可以容纳所有学生,村民们决定建造一所新学 校。 

组织修建这所新学校的是“加瓦洛霍里进步协会”。该协会于1910年在伊曼纽尔·帕帕达基 斯(Emmanuel Papadakis)律师提供的法律援助下成立,共有350名创始成员,他们每 人缴纳了1德拉克马作为入会费和每月的会费。该协会的宗旨是:

  • 促进加瓦洛霍里及周边村庄居民的社会和精神发展,支持并开展一切有助于整体文化和进步的工作
  • 协会成员为更好的服务大众,参与到国家应急事件
  • 维护一个图书馆,以便协会成员能够阅读有用的书籍
  • 建立并维护一个射击场,供会员进行射击训练

1910年8月29日,经协会成员投票一致同意扩大其宗旨,其中包括建造一所新学校。他们 选中了他们心目中村里最健康的地方,因为那里阳关明媚,通风良好。早些时候,这儿曾 经是一个古老的土耳其墓地。在那次会议上,成员们一致同意分步完成学校建设,具体如 下:

  • 举办一系列彩票抽奖活动,所获收益用于学校建设
  • 开展筹款活动以募集建校资金
  • 建造一个石灰窑,生产砂浆,用于粘合建校要用的石头
  • 选定采石场,开采建校所需的石头
  • 授权协会主席伊曼纽尔·帕帕达基斯安排工程师制定建设计划,并寻找伐木、建造石 灰窑和运输沙子的工人 

1910年10月3日,建校计划获得批准,协会成员统计了从彩票活动中获得的收益,共计 1401.3德拉克马。 

1910年11月4日,在神父为学校选址祝圣(类似于佛教的开光)后,加瓦洛霍里的村民们便动工了。他们先用船将屋顶要用的瓦片和木材运到卡莱维斯(Kalyves),然后再转运到村里。经过一年的连续施工,完成了包括地板和屋顶在内的基本结构,尽管完全建好的只有两个房间。这个两间房的学校于1911年9月正式启用。由于校舍不足,一些学生仍在旧学校上课。 

学校于1913年9月竣工,有六间教室、一间办公室、一间工作坊、两条走廊、两个地下室、一个水箱、两个卫生间、一个体育馆和一个种满各种果树的花园。新学校建成后,旧校舍被拆除,成为广场,就在圣塞尔吉乌斯和巴克斯教堂外面。从旧校舍上拆除的材料有些用于继续完善新校舍,有些用来修建教堂周围的围栏。 

用于购买课桌、椅子、地图、书籍、教学材料、杂志和宗教圣像的资金来自各种渠道。1914年,为了资助学校,对村民生产的肉类、角豆、橄榄油、小麦和其他农产品征税。其他资金来自居民和各种筹款活动的捐款,包括射击比赛。学校花园里种植的土豆也被出售,为学校运作筹集资金。 

1914年11月2日,学校举行落成典礼。上午10:00,教堂的钟声响起,邀请村民参加典礼 。参加典礼的还有来自村外的教育主管、法官、市长、神父、教师和银行员工。在演讲和 奏唱国歌之后,村里举办了宴会,人们向老师、学生和“加瓦洛霍里进步协会”的成员们敬 酒。伴着传统乐器里拉(lyra,拨弦乐器)和鲁特琴(laouto,弦乐器,形似乌德琴)的 乐声,庆祝活动一直持续到深夜。 

瓦西里奥斯·弗罗尼马基斯(Vasileios Fronimakis)在20世纪初就读于这所学校,他描述 了学校里的一些规矩,从而帮助后世大致了解当时的教育体系。铃声一响,学生需要回到 自己的教室并在老师指定的座位就坐。他们需要坐在前桌同学的正后方,并且他们的头要 看齐前桌的后脑勺。当老师走进教室时,学生们都要站起来。此时,老师会请一位同学说 :“你,来这里祷告。” 然后,这位学生就会走到老师的椅子前,面向东方,开始大声祈 祷。当老师讲课时,学生们需要昂首挺胸,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老师,双手放在课桌上,五 指并拢。当老师请同学们背课文时,学生要站起来声情并茂地背诵。学生不得提问或者与 老师进行讨论。

学校是其他乡村生活的中心。例如:在标志着四旬期(从圣灰日至复活节前一日,共40 天)开始的“清洁星期一”,孩子们会为村里在复活节前的星期六晚上举行的仪式收集木材 。该仪式上,人们会在圣塞尔吉乌斯和巴克斯教堂外烧毁犹大像。学生们为篝火收集木材 ,切割木头制作犹大像。孩子们分成两组(按照村里的两个教区),比赛哪一组做的犹大 最好。随着两组孩子的竞争越来越强,结果往往会发展成学生之间的斗殴。

1942年至1945年的二战期间,学校被占领克里特岛的德国人和意大利人用作军营,教室 则改在了圣塞尔吉乌斯和巴克斯教堂、玛丽圣诞教堂(the Church of the Nativity of Mary)以及附近的三座房屋。当德意联军离开学校时,学校的屋顶、地板、门、浴室、 体育馆和花园已被彻底摧毁,地图和装饰圣象等大部分教学资料也遭损坏。为了筹集资金 重建学校,瓦西里奥斯·弗罗尼马基斯和学校的教师们一起致信当时居住在美国的前加瓦 洛霍里居民。信中写道:

亲爱的乡亲们,

就如整个希腊一样,这场战争给我们加瓦洛霍里居民带来了灾难性打击,受损严重 。我们铭记你们为每天给我们寄钱和包裹​​做出的巨大努力及其给我们带来的巨 大帮助。

值此困难之际,我们有幸能够向你们,我们伟大的保护者,寻求帮助。但不是像你们的亲戚那样寻求数不胜数的包裹以便能从财务上恢复,而是帮助我们希腊新一代的孩子们提升道德、振奋精神。他们多次遭受战争蹂躏,无辜地为成年人犯下的错误买单。

众所周知,征服者的洗劫带来的灾难短期内难以消除。其中之一就是我们杰出的小学被彻底摧毁了,你们曾为建造它做出巨大贡献。这是我们所在地区最好的学校,拥有漂亮的教室、宽敞的实验室和令人羡慕的大花园。

由于几乎有一半的建筑被摧毁,学校被废弃,门窗都已不复存在。由于占领军的驻 扎,校园里的地板也被破坏。看到学校残存的美,老师和村民们渴望重建它。然而 我们缺乏重建所需的大量资金。由于材料价格昂贵,光靠个人努力是不可能的。

德国人没有留下任何东西可用于修缮。我们的政府也被毁了,尽管伤痕累累,但还是拨出30万德拉克马修缮资金,也就是60美元,勉强够买一扇窗户。我们只谈修缮(不敢奢望重建),且只能靠海外村民的帮助和筹款。 

乡亲们,请大家相互转告此事,我们相信我们的呼吁会在所有村民心中产生共鸣。我们——从这场大灾难的废墟中走出来的孩子和大人——将希望寄托于你们。

赠人玫瑰,留有余香,捐款体现了你们的高尚,这种道德上的满足感将永远伴随您,因为这是神圣而敬虔的行为。如果您想捐款,请通知学校。

请收下全体村民最真挚的爱意和感激之情并传达给海外的所有乡亲们。 

(摘自瓦西里奥斯•弗罗尼马基斯(Vasileios Fronimakis)《传统的加瓦洛霍里》第17页,英文版第25页)

身居美国的加瓦洛霍里人对此积极响应,他们不仅为学校捐款,还提供了衣服、鞋子和学习用品。校长阿纳斯塔西娅•帕萨达基 (Anastasia Partsadaki)策划了学校的重建工作,学生家长和其他村民共同参与了学校的重建。学生们也为学校的建设和维护做出了贡献。1945年或1946年,由伊曼纽尔•奇拉达基斯(Emmanuel Chiladakis)带领的校工小组清理了校舍和花园,并重新粉刷了学校的整个外墙。学校的第二个重大改进发生在1964年,那年学校通电了。 

当加瓦洛霍里的儿童人数减少到无法再为他们维持一所学校时,便关闭了这所小学。村里的孩子随后开始乘坐巴士前往邻村瓦莫斯(Vamos)上学。关于如何利用学校建筑继续活跃村庄的生活,人们提出了各种建议。无论接下来它有何用途,学校在村庄发展的历史中扮演的核心角色永远不会被遗忘。回顾他在学校的经历,伊曼纽尔•沃里纳基(Emmanuel Vorinaki)说:“这所学校开阔了我们的眼界,拓宽了我们的思维。在这座学校里,我们最感激的老师们努力将我们塑造成有道德、有教养的人。在过去的九十至一百年内,任何一个取得显著成就的村民,无论是在专业的科学领域还是在社会上,都归功于在这所学校受到的教育给他们播下的种子,使得他们具有人性,有别于野兽。” (摘自伊曼纽尔•沃里纳基《阿波科罗纳斯市加瓦洛霍里村:身份》(Gavalochori, Apokoronas: Its Identity)第107页,英文版第69页)

探索相关 景点和活动
威尼斯井群

威尼斯井群

距主广场 600 米
加瓦洛霍里
加瓦洛乔里民俗博物馆

民俗博物馆

距主广场 160 米
加瓦洛霍里
加瓦洛霍里井
距主广场 240 米
加瓦洛霍里
gavalochori 拱门石墙

加瓦洛霍里:徒步之旅

往返距离为2公里
加瓦拉东广场 加瓦拉霍里主广场

加瓦拉多广场(“主广场”)

在村中心
加瓦洛霍里
Gavalochori 历史角

历史角落 ("老卡费尼奥”)

在村中心
加瓦洛霍里
前工业化时期的橄榄磨坊 Gavalochori

橄榄磨坊

距主广场 200 米
加瓦洛霍里
我们使用 cookie 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我们还与我们的社交媒体、广告和分析合作伙伴共享有关您使用我们网站的信息。 查看更多
Cookie 设置
接受
衰退
隐私和 Cookie 政策
隐私和 Cookie 政策
饼干名称 积极的
  1. 信息收集和使用:当您成为本网站用户时,我们会收集您提供给我们的个人信息,例如您的姓名和电子邮件地址。我们会向您发送有关我们网站以及有关加瓦洛霍里 相关信息的电子邮件。我们也会使用您的电子邮件来查看您的使用情况或收集您的意见。
  2. 征得同意:当您向我们提供个人信息时,即表示您同意我们仅出于特定原因收集和使用这些信息。如果我们出于营销等次要原因要求您提供个人信息,我们将直接征求您的意见,您可以同意或拒绝。
  3. 撤回同意:在您选择加入后,如果您改变主意,您可以随时通过电子邮箱AnthonyRadich45@gmail.com 或寄邮件到1788 Glencoe Street, Denver, Colorado 80220, USA与我们取得联系,撤回“同意我们与您联系”或“继续收集、使用或披露您的信息”。
  4. 披露:如果法律要求我们这样做或者如果您违反我们的条款和条件,我们可能会披露您的个人信息。 [插入条款和条件的链接]
  5. 数据位置:您的数据存储在“福斯-拉迪奇加瓦洛霍里基金”(Foss-Radich Foundation for Gavalochori)的数据存储系统中。数据存储在防火墙后面的安全服务器上。
  6. 支付流程:如果您在我们的网站上购买东西,我们会使用第三方付款处理器。支付通过支付卡行业数据安全标准 (PCI-DSS) 进行加密。您的购买交易数据仅在交易存续时段得以保存。所有直接支付网关都遵守PCI-DSS 制定的标准,该标准由 PCI 安全标准委员会负责管理, Visa、MasterCard、American Express 和 Discover 等品牌共同参与执行。 PCI-DSS 规定有助于确保我们网站安全处理信用卡信息。
  7. 第三方服务:一般而言,我们使用的第三方供应商只会在必要的范围内收集、使用和披露您的信息,以允许他们完成向我们提供的服务。但是,某些第三方服务供应商,例如支付网关和其他支付交易处理器,对于因交易需要而向他们提供的信息有他们自己的隐私政策。对于这些供应商,我们建议您阅读他们的隐私政策,以便了解这些供应商会如何处理您的个人信息。某些供应商及其设备可能位于与您或我们不同的司法管辖区。如果您选择涉及第三方服务供应商提供的服务交易,您的信息会受到该服务供应商或其设备所在司法管辖区的法律约束。一旦您离开我们的网站或被重定向到第三方网站或应用程序,您将不再受本隐私政策或我们网站的条款和条件的约束。
  8. 网站链接:当您点击我们网站上的链接时,它们会引导您离开本网站。我们不会对其他网站的隐私做法负责,并建议您阅读他们的隐私声明。
  9. 信息安全:为保护您的个人信息,我们采取合理的预防措施并遵循行业最佳实践,以确保您的信息不会被不当丢失、滥用、访问、披露、更改或销毁。如果您向我们提供了您的信用卡信息,该信息会使用安全套接字层技术 (SSL) 进行加密,并以 AES-256 加密方式进行存储。尽管通过互联网或电子存储的传输方法不是 100% 安全,但我们还是会遵循所有 PCI-DSS 的规定,并执行其它被普遍接受的行业标准。
  10. 饼干: 我们收集 cookie 或类似的跟踪技术——我们网站的服务器传输到您的计算机的信息。此信息可用于跟踪您在我们网站上的会话。 Cookie 也可用于为您个人定制我们的网站内容。如果您使用的是一种常见的互联网网络浏览器,您可以将浏览器设置为在收到 cookie 时通知您或拒绝 cookie 访问您的计算机。
    • 我们使用cookies 来识别您的设备并为您提供个性化的体验。
    • 我们使用cookies 识别通过第三方渠道访问我们网站的情况,并投放来自Google、Facebook、Instagram 和其他第三方供应商的有针对性的广告。
    • 我们的第三方广告商使用 cookie 来跟踪您之前对我们网站和互联网其他地方的访问,以便为您提供有针对性的广告。有关定向广告或行为广告的更多信息,请访问: https://www.networkadvertising.org/understanding-online-advertising.
    • 选择退出:您可以通过访问数字广告联盟的退出页面,选择退出通过特定第三方供应商提供的定向广告。链接
    • 我们还在网站上实行自动跟踪,以衡量与您的沟通情况以及我们的产品和服务方面的绩效和参与度。
    • 请注意,由于对如何响应“请勿跟踪”没有形成行业共识,因此当我们从您的浏览器中检测到此类信号时,不会改变我们对数据的收集和使用。
  11. 网络分析工具:我们会使用网站内置的网络分析工具来衡量和收集匿名的登录信息。
  12. 准入年龄:未成年人(未满 18周岁)不得使用本网站。
  13. 本隐私政策的变更:我们保留随时修改本隐私政策的权利。请经常查看本隐私政策。更改和公示会在网站上发布后立即生效。如果我们对本政策进行重大更改,我们会在这里通知您政策已更新,以便您了解我们收集信息的类型;我们如何使用它;以及我们会在什么情况下使用和/或披露您的信息。如果我们的网站被其它公司收购或兼并,您的信息会转给新的所有者,以便我们可以继续向您提供信息。
  14. 联系我们:如果您想访问、更正、修改或删除我们已有的关于您的个人信息;投诉;或想了解更多信息,请通过 AnthonyRadich45@gmail.com 联系我们的隐私合规官,或寄邮件到 1788 Glencoe Street, Denver, Colorado 80220, USA。
保存设置
Cookie 设置